新闻中心
NEWSCENTER

【经纬校长奖学金——耶鲁大学学习感言】耶鲁之行小记

2017-05-31

 易南 2014级艺术学院  音乐表演


耶鲁11.jpg

一个月的时间飞快,转眼间就到了离开纽黑文的时间。回忆起这一个月的时光,还真是有些令人难忘。

 

初到耶鲁便被耶鲁大学的建筑风格吸引,到处皆是古色古香的哥特式建筑,无不给人一种厚重的感觉。我们一行人在热情的志愿者的帮助下办理好了入住手续,然后把行李送到宿舍,一切收拾妥当,之后便一起约在学院的食堂享用来耶鲁之后的第一顿晚饭。

 

由小见大,虽然在耶鲁我们也只是短暂停留一个月的过客,而耶鲁大学却能基本等而待之。图书馆宿舍食堂运动设施教室一并向暑期学校的学生敞开大门。坦率的讲,如何对待“非本校生”不仅仅是一个学校政策的问题,更是一所学校教育理念和资源的体现。毫无疑问,耶鲁大学在这一方面展现了真正世界一流大学的风采。不仅仅能在教学资源上做到基本对等,而且期间的各种活动也无不体现对暑期学校学生的关怀。实在是让人佩服。

 

耶鲁大学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大学图书馆,其藏书量在大学中仅次于哈佛大学。初到耶鲁的人无不对耶鲁的斯特林图书馆印象深刻,从精致的装换再到雅致的自习室再到整齐的书架。而当你与这座图书馆产生更多交集时,你将更会被这座图书馆折服。斯特林图书馆二楼一个不起眼的小屋子里藏着本杰明·富兰克林的生前藏书。什么?富兰克林是谁?就是一百块美元大钞上印的那个人。

 

误打误撞走进这间屋子,看到门口的铭牌觉得这屋子肯定别有洞天便走了进去。推开门,满墙的书,没有人,放心了,继续往里面走。屋子古色古香,哈里波特里对角巷书店的模样。还在环顾四周,走廊里走出一位老太太,是这里的研究员,六七十岁。见到我们是一副学生模样,便问是不是要找什么资料。说明来意后,老太太欣然带我们参观这间屋子。

 

富兰克林和Yale颇有渊源,他老人家是研究电力的先驱,曾经和Yale的教授们一起研究过发电机,这间屋子至今还放着一台当年的模型。同样的模型在校园里的皮博迪博物馆也陈列着一台。

 

在一张桌子前,老太太颇为自豪地向我们介绍起Yale关于富兰克林的研究,她说他们正在编写一部47卷的富兰克林全集,现在已经完成42卷了。说着便拿出一本给我们看,字典那么厚,极沉。我好奇便问这个研究进行多少年了?老太太说自她小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漫不经心的一句话,莫名震撼。

 

她又从书架上拿了几本富兰克林的藏书给我们看,装帧考究,散发着古董独有的气味。还有他当年在法国时看的报纸,泛黄的纸,密密麻麻的字。想到两百年前,富兰克林他老人家看报读书的情景,一定很有意思。

 

年复一年,Yale的学者们从全世界收集来富兰克林的材料,然后放进这不起眼的小屋子,供研究员们日复一日地研读整理,是这些成就了Yale在富兰克林研究界的地位。平凡总是带着踏实,还有一丝乏味,却成就了厚重的卓越。

 

来到耶鲁大学不仅仅是在学习知识,更是在体会一种在国内还暂时无法感受到的人文气息。如果离开这里时带走的只是成绩和教授的推荐信,那便没有体会到耶鲁大学之所以为世人仰望的原因。如果真正探究起来,答案就藏在富兰克林研究的这样一件件小事情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真是一件件令人敬佩的小事,成就了世人仰视的耶鲁。

 

作为艺术专业的学生,耶鲁的博物馆美术馆资源也让我着实感到佩服。正是耶鲁的这些美术馆博物馆使我真正成为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博物馆迷。

 

耶鲁美术馆收藏的名家名画不计其数,更难得的是即使手中握有名画,但是无论画家的名望大小,也要按照学术标准进行分类。一层古希腊罗马,二层古典和浪漫时期,三层是近现代作品。而且,即使是毕加索的画作也要按照重要程度进行排列,比如其立体主义的作品会放在显眼位置,而他的早期作品则不会因为毕加索的崇高声望放在一起。这一个个细节,舞步体现着耶鲁的严谨精神。

 

最后,感谢学校能给予我这次机会,感谢经纬集团和陈经纬先生的慷慨资助!我相信这一个月的耶鲁时光将成为我人生一笔宝贵的财富!